美国各州谁能抢到中国的防疫物资?500亿美元灰

  【文/观察者网 白紫文】虚拟经济膨胀、实体经济萎缩的美国,面对汹涌而至的新冠疫情,医疗物资供应难以保障成为美国各州和联邦政府的共同难题。巨大的需求无法通过常规渠道满足,于是一个体量相称的灰色市场应运而生。

  《华尔街日报》5月8日的报道记述了美国眼下这一庞大灰市的现状:没有正式监管、没有固定规则,价格瞬息万变,交易随时“翻车”。

  《华尔街日报》截图 “混乱的灰色市场决定谁能拿到新冠护具——以及谁不能”,背景图为洛杉矶机场员工卸载来自中国的医疗物资

  几周以前,迈克古拉(Mike Gula)还在“灰色市场”当中商谈数百万美元的医疗物资买卖,谋求巨额利润。现年39岁的古拉在这场疫情中迅速发家,成为向仍在对抗新冠疫情对的各州出售口罩等医疗物资的最大经销商之一。

  目前,古拉与包括加利福尼亚、马里兰在内的几个州的交易被叫停,并面临联邦和州政府的调查。不过,他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公司“蓝焰医疗”(Blue Flame Medical)仍在不断从中国采购医疗物资,以完成公司的其他订单。

  在当下的美国,这个销售口罩、手套、防护服、呼吸机和病毒检测试剂的庞大灰市正在吸引着一众新交易者的涌入,局势十分混乱。

  在这个十分重要但没有政府管理的市场当中,充斥各种“合法”的供应商和贸易商、以及“不可信”的经销商和投机者,他们都想在这个不透明且规则变化迅速的大型“竞技场”中,快速地捞取巨额利润。一些经销商估计,这个灰色市场市值已膨胀至500亿美元。

  不过,市场最初的高额利润正在下滑。中国海关加强了把关力度,各州盼望尽快到达的订单出现了延误和僵局。有的州官员表示,最近一些医护用具订单已推迟到夏末交付,甚至更晚。

  而随着各州经济重启,对防护装备的需求也在进一步增加。由于联邦政府提供的医疗物资很少,各州、医院和公司只得自己想办法保护员工。于是,灰市便成为了许多人寻求医疗物资的渠道,这些物资大多都由中国制造。

  灰市行情风云诡谲,口罩、手套和防护服的价格时刻都在变化。包机运输口罩的成本在一个月之内上涨一倍以上;购买、运输和计费等合同条款“毫无章法”;经销商和采购方都表示,中国仓库内物资可能“第一天还有,到第二天就没了”。

  而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周四取消了60多家中国制造商的销售许可,声称其口罩“质量不合格”,则更加令市场中的各方困扰不已。

  一名经销商彼得科利普(Peter Collipp)透露,由于供应短缺,防护服价格飙升。上个月他在接到弗吉尼亚州亨里科(Henrico)县的订单时,以每套3.2美元的报价从供应商手中购买了37000套防护服。供应商先是答应两周内完成订单,后来又表示不会再以原定价格供货。

  科利普赶忙寻找别家供应商,因为亨里科县又增订了30000套防护服。科利普自己给出的报价也上涨了38%,每套4.40美元。一家中国制造商提供给了他想要的货。为降低运输成本,他计划带6000套防护服上飞机,其余24000套走水路运回。

  彼得科利普购买的第一批中国制造的口罩KN95 图片由科利普提供给《华尔街日报》

  交易过程牵涉方颇多。报道称,加拿大政府4月份达成了一份约100万美元的手套合同,整个交易过程涉及加拿大卡尔加里的一名采购员、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名商人以及中国山东的一家制造商,每次交易都由一名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居民在通信软件上协调。

  对于各州而言,购买医疗产品本来是个漫长的过程。州官员一般先要调查卖方,付钱也常常要花30天的时间。

  采购方表示,他们经常要与“交易记录不佳”的经纪人打交道,并经常被要求先支付一半的预付款,地方官员都在“双手合十”,期盼着所需物资能够按时到达。亨里科县紧急事务管理人杰克逊贝纳德(Jackson Baynard)表示:“下过单后,我们如坐针毡。”

  纽约州斯塔滕岛的经销商杰森弗兰科维奇(Jason Frankovich)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就做过医疗用品的生意。尽管弗兰科维奇知道在哪里可以替医院买到口罩、手套和其他护具,但是他表示:“我们没有能力(对交易标的)做详细的调查。”

  弗兰科维奇说:“通常,如果我花钱做了笔交易,我会搭上飞机去与某人握手。现在连这个都不行了呢。”

  越来越多的灰市交易者们想用短期融资保护自己并确保交易。新泽西公司“阿提斯全球金融”联合创始人弗兰克罗宾逊(Frank Robinson)称,在过去一周中,他们公司收到了各州政府和经销商共计10亿美元的交易融资请求,数额是整个四月的两倍。

  阿拉巴马州已经向3M公司下达了口罩订单,据该州紧急准备部门副主任蒂姆哈奇(Tim Hatch)反映,该州大多数订单没被完成:“我们的大额订单交付速度非常缓慢。”

  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的前海军陆战警官麦肯齐麦卡利尔(Mackenze McAleer)利用通信应用“Telegram”建立了一个在线交易小组,试图监管和改善其中一些交易市场。

  麦卡利尔接触过农业、和加密货币方面的业务。他表示,很多人已经在买卖或正在寻找途径买卖医疗用品。他的交易小组迅速扩展,其成员在组内发布要约和需求——有时是数亿个口罩、手套或防护服,然后离开平台整理交易细节。

  麦卡利尔说,骗子和哄抬物价者也已混入小组当中,他的部分工作就是维持秩序。麦卡利尔称,一名成员从另一名成员手中骗走过75000美元的预付款。

  上周麦卡利尔驱逐了一名将医护用具转销给两个州政府的小组成员。麦卡里尔说,当买方得知货物停留在了加州而非约定好的得州时,这名经销商提出了涨价要求,尽管买方已将支付款托管。

  一名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小组成员约翰卡塔尔迪(John Cataldi)则表示,他和一名经销商协商时发现,对方发来的口罩确认视频似乎是录的电视上的画面,这让他有些退缩了。卡塔尔迪建议派一名检查员到经销商的仓库验货并开设支付款托管账户,然后这个“经销商”就消失了。

  卡塔尔迪称:“在正常渠道中断时,是我们在试图重塑供应链。可我们却要额外花双倍的时间修改交易规则。”

  各州、各医院等机构一直期望联邦政府能提供紧急物资援助。但自新冠危机开始以来,各州和医院都表示,美国“国家战略储备”提供的支援远远不够。

  对此,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的一位女发言人表示,美国国家战略储备“从来都不是为防范全国范围内蔓延扩散的大流行而设计的”,不过,联邦政府“仍然愿意支援各州和地方政府”。

  北卡罗莱纳州应急管理主任迈克斯皮伯利(Mike Sprayberry)表示,该州从国家储备获得了三笔拨款,但只够应付该州总需求的一小部分。斯皮伯利另外指出,私人供应商也只向该州交付了订单的11%。

  供给如此紧俏,马里兰州州立办公室负责采购事务的埃林顿丘吉尔(Ellington Churchill)表示:“你必须翻遍每块石头,才可能凑齐我们需要的材料。”

  不仅支援不力,联邦政府还时常会“挪用”经销商运往医院等机构的医疗物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上个月在纽约肯尼迪机场,曾扣押了特拉华州一家防护服销售公司“Indutex USA”从中国进口的一批口罩。公司总裁吉安福卡罗(Indiatex Gianforcaro)表示,他们此前接下了帮疗养院、儿童医院和警察局采购约125000个口罩的订单。

  FEMA高级官员签署文件,命令该公司将其口罩卖给FEMA,以用在“国防用途”。该命令还溯及该公司6月1日前收到的所有医疗物资。吉安福卡罗表示,联邦政府此后又扣走了另外两批物资,总计50万个口罩。

  FEMA发言人声称,该机构“并没有从州和地方政府、医院及任何合法从事通过医疗物资交易的实体手中扣押或截走个人防护用具。”该发言人称,FEMA扣留“Indutex USA”公司的口罩,只是为了“确保它们符合安全标准”,这也属于FEMA与美国司法部“合作打击非法囤积和欺诈行为”的一部分。该发言人在四月下旬表示,FEMA可能会决定“保留口罩”,或者“要求进口商以合理的价格出售口罩”。

  FEMA扣押之后,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卫生研究院(NIOSH)对口罩进行了检测,并宣布这些口罩“不符合美国的N95口罩标准”,且“与包装所说不符,并未获得了NIOSH批准”。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发言人将口罩检测的有关问题转交给司法部回答,但司法部拒绝置评。

  几个月前,“蓝焰医疗”创始人的古拉还在美国国会大厦附近的一家办公室经营共和党筹款活动。

  3月底,古拉退出了他经营了十多年的筹款业务,创立了“蓝焰”。公共记录显示,短短几天之内,古拉先生便通过交易一家中国制造商的口罩、手套和其他医护用具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此后,蓝焰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笔6亿美元交易没能达成,而据相关州官员透露,蓝焰在马里兰、田纳西和阿拉巴马的几笔数百万美元交易也均宣告失败。

  一位蓝焰的负责人说,田纳西州交易失败是因为口罩和防护服的价格上涨。该负责人表示,田纳西先付了订单的一半首付款。接下来的一周,古拉不停催促州政府支付余下的首付款。

  蓝焰的负责人称,等到田纳西州把剩下的钱打给蓝焰时,价格已飙升了20%,于是州政府便拒绝了这笔交易,公司为此负担了交易中数千美元的信用卡手续费。

  加州也“一转脸”就取消了合同。 《华尔街日报》查询电子邮件发现,3月26日,加州官员已准备电汇约4.5亿美元的首付款,购买6亿美元的口罩等医护用品。

  几小时后,加州就“反悔”了。根据电子邮件和州官员的说法,加州银行觉得这笔电汇“可疑”并通知了联邦调查局,并查出“蓝焰”的银行帐户是一天前才开通的。

  蓝焰的律师埃森比尔曼(Ethan Bearman)表示,该公司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愿意配合针对公司交易的任何调查。

  在星期三的新闻发布会上,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Larry Hogan)表示:“任何人都想通过新冠大流行谋利,这是没有良心的做法。”

  蓝焰公司仍想维持公司的其余交易。它已与佛罗里达州墨尔本市的警察局签订了一份价值5000美元的口罩合同。

  墨尔本警方发言人周五表示,预订的口罩本周已经到达,不过,该部门“正在取消所有还未完成的订单,并已要求退款”。

上一篇:可口可乐推出“在乎体”个人免费字体
下一篇:第一视频-中国短视频新闻媒体平台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2020年你直播卖货了吗?
服务热线

http://www.thetraveldarling.com

九州彩票_Welcome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