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虐猫被曝光后:虐猫视频涨价 有人称想虐

  山东理工大学学生范源庆虐猫事件被曝光后,大众对于虐猫虐狗黑色产业链的关注愈增。4月15日,山东理工大学对范源庆作出退学处置,微博和QQ上也封禁了一批相关账号和群聊。

  但此后,仍有多名网友反映,范源庆只是虐猫链条中的一环,其背后还有更大的虐猫群体,仍在通过“游击战”不断换群聊的方式躲避审查。

  “砍杀、剥皮、火烫、电击、洗衣机洗猫、扎眼睛”4月26日,澎湃新闻在与贩卖虐猫视频的下线“小喵”聊天过程中获悉,虐猫者会采用多种形式虐猫并拍摄视频,卖给下线或购买者,下线继续加价分发。他们将爱猫者称为“猫奴”,同时强调个人崇拜,常常打着所谓的虐猫届大神“舒克”、“范源庆”的名义在微博进行推广。

  同日,一位昵称为“王泡芙”的反虐猫志愿者告诉澎湃新闻,她曾在疑似范源庆组织的虐猫群聊中潜伏,发现该群聊约有三百个成员,进群需要付费购买虐猫视频。群聊内,几位主要虐猫者会不定时发虐猫视频和直播。聊天截图显示,有群成员称,“我最最想虐的还是婴儿,(想)掐死他”。

  “虐猫者们有一个总群,但进群审核严格,需要提供原创的虐杀视频。”王泡芙说,现有的虐猫群内,还有人提供“私人定制”的虐猫视频,但需要购买者先将虐猫视频全部买完,才能以7元一部的价格私人定制视频。

  范源庆虐猫事件后,微博出现多个账号,如“猫咪猎手”“虐猫打人某某”、“某某范源庆”等账号继续贩卖虐猫视频,并标注有“山东理工大学虐猫学生被退学”、“大学生拍摄虐猫视频贩卖”等热门话题标签。

  澎湃新闻通过私聊,添加其中一位贩卖虐猫视频者“小喵”的QQ账号。小喵称,他今年19岁,他本人并未虐猫,但买了200元的虐猫视频,现在想回本,打算“做完就走人”。

  他售卖的虐猫视频价格为35元30G,他通过百度网盘发来的文件夹显示,当中共有五段虐猫视频,根据虐待的方式被命名为“超乖梨花踢烫”“野生-锤子” 等。以“超乖梨花踢烫”视频为例,中间分为七段视频,拍摄者用脚踢和钳子烫等方式虐待。

  记者4月26日,小喵称他25日新进了一批虐猫片,可以便宜提供。并称如果帮忙推广给其他人,他可以分20%的利润给记者。

  他推荐一位“更厉害”的上家张平(化名)则表示,现在虐猫视频涨价,是因为范源庆事件后,很多虐猫账号和分享群聊被封。

  “都是被猫奴们炒出来的。”张平说,他手里的视频是直接从范源庆那里买的,有很多核心视频,50元可以买50G,每部时长一到两小时。

  张平的个人简介里写道,“我是范源庆的粉丝;小丑舒克;爱猫人范源庆;小猫咪的噩梦”。

  反虐猫的志愿者们告诉澎湃新闻,简介里的这些人在虐猫群体中比较有名,其中“小丑舒克”被认为是虐待并传播虐猫视频的第一人。

  志愿者向澎湃新闻发来部分“美利坚爱国猫”虐猫群中的短片和聊天截图,这些短片多在几十秒到5分钟内,内容包括活剥皮怀孕的母猫、洗衣机洗猫、以及热水烫猫。视频中的猫叫声凄厉,伴随着拍摄者的咒骂。

  群内聊天截图显示,有昵称为“美男子马吴天骁”的群成员称他10岁,喜欢虐猫,还反问,“未成年保护法知道吗?欢迎来人肉我。”

  4月26日,一位曾在虐猫群内“卧底”的志愿者王泡芙告诉澎湃新闻,范源庆虐猫事件后,她进入虐猫群聊潜伏。

  “感觉恶心、变态。”王泡芙说,她通过微博私信购买了虐猫视频,并进入虐猫群。她称,群聊内大约有300名成员,群聊为躲避审查先后转移了几次“阵地”,改名为“动物保护者”、“爱猫协会”、“高考冲刺”等类似名称。群聊内有人不定期直播或发布录制好的虐猫视频。

  王泡芙介绍,初期进虐猫群聊只需要付费购买虐猫视频,不过后期群聊管理人员提高了警惕,进群需要提供原创虐猫视频,也就是要亲自虐杀,按照管理员指令做出对应的虐待方式。

  群聊中的猫源自哪里?王泡芙说,主要有两种渠道。一是抓流浪猫,二是领养。流浪猫可能是从附近社区被找到的,领养则有可能是来源于动物救助站和网上。她介绍,类似“咸鱼”等二手交易网站会有领养猫咪帖,要求迅速邮寄,这种贴子有可能就是虐猫者发布的。

  “我猜测可能还有偷的猫。”王泡芙说,在群聊视频中,她曾看到英短等品种猫被虐杀,这类猫流浪的可能性相对小。

  除了直播和录制视频,虐猫者们还会通过“私人定制”的形式牟利。王泡芙说,有定制需求的,需要把新旧虐猫视频买完,之后再以7元一部的价格定制指定的虐猫视频。

  王泡芙提供的多张群聊截图显示,有人在群内发表,“最想虐的是婴儿”“我想虐女人”“虐小孩更爽”等话语。“现在他们可能是虐猫虐狗,以后就有可能延伸到人类,比如老人和孩子。”王泡芙说,她觉得等那时就太晚了。

  收集了部分证据后,王泡芙等反虐猫的网友们向平台方举报了虐猫群聊和账号。4月26日,澎湃新闻查询此前卖虐猫视频的多个微博账号,均显示已不存在;也无法查询到涉事的QQ群聊。

  “刚开始我挺害怕的,不敢看那些虐猫视频。”王泡芙说,为了进群买的视频也被她马上删除了。再后来她忍不下去选择了退群,她说,她受不了在虐猫群里还要附和那些虐猫人的言论。

  王泡芙说,她认为多数虐猫者并不是为了牟利,而是虐猫成瘾。有虐待者时常私聊她“分享”虐待的成果,炫耀自己又运用了什么新的虐待方式。

  “我个人认为他们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因为受众并不多,其次,虐猫的各式器具等成本也比较高。”王泡芙认为,虐猫者主要是为了满足心理欲望。

  另一位曾与虐猫者交流过的网友陈林(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她总结出虐猫者虐待并贩卖视频的原因:“一是因为穷;二是现实得不到认同感,寄托于欺凌弱小获得存在感;三是内心深处的阴暗。”陈林说,她感觉虐猫和贩卖相关视频的人道德意识都比较薄弱。

  陈林发布了一段与虐猫者的对话录屏。对话中,昵称为“阿康的实验室”的虐猫者称,他也喜欢猫,但在失手玩死一只小猫后,体会到了快感,并一发不可收拾。

  该虐猫者还称,现在赚不到钱了,以前日进斗金,现在每天只能进账一两百元,撑死300元。

  该虐猫者称,他曾从救助站的朋友那里,拿到并虐待过长毛猫,声称“有些客户不喜欢看流浪猫,就喜欢看娇生惯养的猫,用野猫反而没有这种感觉”,“从发布定制通知到成交私人定制只用一个小时”等。

  有网友指出,“阿康的实验室”是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冉某旭。4月20日,该校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自4月18日起,该院接到不少电话举报冉某旭涉嫌虐猫,学院已成立专门工作组配合公安机关一起调查核实。

  26日晚,一位曾在虐猫群中待过近一个月的重庆女孩小陈告诉澎湃新闻,她17岁正读高二,今年3月到4月中旬通过百度贴吧被一个昵称为“猫猫乐”的网友,拉入名为“花生盾72号”的QQ群聊。该群聊约有60人。“被拉入群聊后,群主会开启全员禁言模式,并发布一些虐猫视频,告诉大家他们会在微信群中定期直播。”

  小陈说,她了解到,该群中的虐猫者会从宠物店、二手交易平台甚至动物保护协会等地拿到猫。“视频发布者声称,他们和济南一家动物保护协会有联系:一只田园猫要几十块钱,品种猫要200块。”

  在虐猫群中潜伏了一个多月后,小陈时常想到那些(虐猫)场景,晚上会睡不着。“开始很害怕,后来很伤心。”小陈说,群主自称是14岁时开始虐猫,群聊中大部分也是像她一样的未成年人。

  在搜集证据的过程中,有反虐猫志愿者怀疑,所谓的虐猫大神“流浪汉舒克”是上海奉贤一名离职消防员钱炯达。针对该质疑,上海奉贤消官方微博4月24日声明称,钱炯达在2019年入职培训期间自行离队,未完成培训,故从未参与消防救援及相关工作。

  此前,志愿者们还关注过山东理工大学和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学生虐猫的问题,相关学校也就虐猫情况作出过声明。

  陈林告诉澎湃新闻,正因为虐猫不犯法,所以目前只能通过道德舆论施压虐猫者,他们会“对有人设负担的群体着重施压”。

  王泡芙说,现在还没有关于虐杀流浪动物相关的法律条文,这也让部分虐猫者钻了漏洞。她提供的一张聊天截图显示,有昵称为“猫奴急了”的网友称,他知道传播视频犯法,但他虐杀不拍视频,所以不犯法。“还是不拍吧,我自己玩挺好,我也不为了赚钱。”

  针对虐杀流浪猫的行为,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周筱赟曾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目前在中国大陆的法律框架内,这种行为不构成刑事犯罪。他认为,这正是立法需要完善之处。

  周筱赟称,尽管中国内地有《野生动物保护法》,但保护的是珍稀野生动物,而没有《小动物保护法》。在一些欧美国家和中国香港地区,有关于虐待猫狗,包括虐待流浪猫狗的相关法律。

  周筱赟举例,例如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第3条规定:“如残酷地打、踢、恶待、过度策骑、过度驱赶任何动物或残酷地使任何动物负荷过重或残酷地将其折磨、激怒或惊吓,或导致或促致任何动物被如此使用,或身为任何动物的拥有人而准许该动物被如此使用,或因胡乱或不合理地作出或不作出某种作为而导致任何动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或身为任何动物的拥有人而准许如此导致该动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一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罚款20万元(港币)及监禁3年。”

  由于中国大陆地区没有《保护小动物法》,拍摄出售虐猫视频的行为,目前也同样很难找到合适的法律法规来规范,周筱赟称。

上一篇:中方将同非洲召开“中非连线、携手抗疫”系列
下一篇:视频直播 鸿合科技2019年度业绩说明会于4月28日举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持股还是持币?八大券商最新策略:两大信号很
服务热线

http://www.thetraveldarling.com

九州彩票_Welcome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