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大学华人讲师:最难是监考

  北京人啸辰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攻读数学博士。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底,他一直在旧金山湾区的一家科技公司实习。

  眼下,正是毕业前的最后几个月。他需要加紧完成博士论文并找全职工作,同时,他还在学校为本科生讲授一门概率统计课程。

  而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正是大暴发时期,病毒笼罩之下的城市里生活,学习工作方面所有努力和付出,对啸辰来说都像是在穿越火线,而自己必须更加的小心翼翼。

  今年的春节,是啸辰七年以来第一次在家陪父母过年。由于工作和学习原因,他在大年初二就要返回美国。

  登机之前,父母让他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果然,就在啸辰返回美国后约一周时间,美国官方宣布禁止中国人入境了。

  啸辰的返美行程却没遇到什么麻烦。他最初认为,入关时扣留检疫几个小时自己应该是在所难免。虽然美联航的飞机上没有空乘佩戴口罩,但是乘客几乎全程佩戴口罩,并且大家都拒绝了机组人员的送餐服务。下机后,预想中繁琐的检疫隔离程序没有出现,就连之前曾经发生过的两次入关时被扣留去“小黑屋”盘问的过程,回去时也没有。

  与啸辰一同来到美国的还有国内口罩紧缺的消息。于是,啸辰见证了周围中国同事纷纷前往商店抢购口罩的场景。

  货源较为充足的并非是药店或者沃尔玛之类的大型超市,而是Ace这样的建材市场。本来用于装修建筑等工业用的N95口罩,被在美国的华人大量采购,自己使用或寄往国内。与Amazon上口罩很早就天价售卖相比,Ace相对货源充足且价格便宜。直到3月10日,还陆续有26.99美元20个的N95口罩售卖。

  1月底,从北京回加州后,啸辰继续实习工作。他需要每天花四小时往返于戴维斯和旧金山,火车上戴口罩的只有亚洲人,大家偶尔会相视一笑。

  到公司后,啸辰征求了老板的意见,主动说了自己没有去过疫情暴发的地区,更未出现任何症状,如果公司需要,自己愿意在家隔离两周。老板表示:“不需要,因为你没病。”这让啸辰挺感动的,不过回头一想:他们好像并不知道新冠肺炎有潜伏期这个概念。

  啸辰是个细心的人,考虑到同事们有可能不便于表示自己的想法,从国内回来的一周的午餐,他都在自己的工位上完成。而在往常,他会跟大家凑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3月9日上班后,同事们惊恐地发现那艘暴发了新冠肺炎的“至尊公主号”邮轮就停在离公司不远的港口处。因为邮轮上已有数量不少的新冠肺炎确诊者,这艘邮轮也被外界称之为“美国版的钻石公主号”。

  这时,啸辰能真切感受到自己距离世界关注的中心并不遥远。当天下午,这艘邮轮的公司高层发邮件,鼓励员工在家工作。

  不用每天花费四个小时在路上,啸辰最后三个星期的实习,反而效率提高了不少。

  3月27日,啸辰完成了一篇论文和一个专利申请,正式结束了公司实习。员工离职后通常团队成员会一起去酒吧小酌,名曰happy hour。啸辰离职的happy hour被改成了线上进行。每个人开着视频,端着啤酒,抱着自己的猫和狗对着摄像头聊天。

  两天周末过后,学校春假结束,3月29日春季学期正式开学。啸辰所在的学校在一个多星期前就已做出决定:春季学期的全部十周实行网络授课。

  政策下放到学院,院里开始制定视频教学注意事项,包括视频教学使用的软件(Zoom),硬件(写字板)。 每门课除了一名正式讲师外,还预备了一到两名候补讲师,以防正式讲师出现紧急的医疗状况。学院把任务及注意事项下放给老师,由老师制定教学计划。

  虽然过去的几年内,啸辰已经讲过四五门本科数学课程,但十周时间全部网络视频授课,对他来说还是很有挑战。当然,不光他自己没想过,院里讲了几十年课的教授也表示“视频授课我们也没接触过。”

  不过,视频授课不过是把之前的板书提前写到幻灯片上,或者授课时写到写字板上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难度。

  但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安排学生考试?几年的教学及助教工作,让他见识了美国本科生的各种作弊手段。已经结束的冬季学期,不少课程的期末考试采用的是网络视频监考。啸辰从博士生同事那里了解到,他所讲授的班级,一个教授加上三四个博士生助教,每个人盯着笔记本和平板电脑屏幕监视着三四百名考生同时考试。虽然又是查学生证,又是跟老师单独视频确定身份,最终判完卷子后,还是通过跟期中考试的笔迹比较,找出了两个替考的考生。

  啸辰说,与国内普遍报道的美国大学对作弊的态度零容忍不同,他们学校对作弊考生的处理通常为十几个小时的社区劳动。哪怕二次作弊,也不过是多加十几个小时而已。

  学院把各种网络授课的注意事项安排得井井有条,唯独将如何考试打分的生杀大权交给每门课的老师。这让制定教学计划的啸辰很是为难。最后还是同事提醒他:“我们就不要跟那些想作弊的学生们较劲了,如果学校要是在意考试的公平性的话,直接就把这学期取消了。”

  最终,啸辰把考试计划制定为,一个期中加一个期末考试,各24小时,可以利用所有非人力资源,包括课本互联网,但是不能讨论。当然,想讨论的话作为老师也没有能力干涉。如他同事所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们去好了。”

  3月29日,教学正式开始。然而,视频教学并不真正需要视频。由于上课时学生的关注点在幻灯片而非老师本人,加之啸辰也并不是很想向学生们展示他的家,所以在第一次课之后,他就再也没开过自己的摄像头。正因如此,他也没有要求学生必须开着摄像头。这就导致刚开始讲课时十分不适应。每当他提出一个问题后,什么反应都没有,总有一种“他们是不是还能听得到我在说话”的怀疑。

  之前,在教室里授课时总觉得问问题后学生们缺乏反馈,现在才明白,迷惑不解也是一种反馈。真正的缺乏反馈是,连学生们迷茫地端详着你的那张脸都看不到。

  三周过去了,啸辰已经逐步适应了视频授课的节奏,并且开发了一边讲课,一边在“聊天”窗口里跟学生互动的新技能。

  啸辰所在的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校园深处加州内陆地区,旧金山在其西部大约一百公里,东部距离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大约15公里。作为一座大学城,戴维斯十几年前就做出了不往城里引进大型商业的决定。由此原因,师生们通常需要驱车前往萨克拉门托南部的华人超市或者戴村北边十公里左右的Costco进行采购。

  疫情期间,啸辰坚决地执行了父母对他“绝不能让冰箱空着”的建议,每两三周都会花半天时间去华人超市以及Costco采购。

  4月15日一早,啸辰收到了联邦政府打到账户里的1200美元退税金。据说,只要是近年在美国拥有工作并按时纳税的公民或居留者,都会收到这笔钱。

  新冠肺炎疫情对啸辰最直接的负面影响莫过于毕业后的去向。他一直想要在美博士毕业后先工作几年,再视情况决定去留。所以,本计划是3月实习结束后开始找全职工作,6月博士毕业便可以直接就业。因为疫情关系,湾区几乎所有科技公司的招聘工作已经冻结。所以不得不把毕业暂时推迟到8月。

  啸辰说,居家隔离也刚好逼迫自己安心在家完成高质量博士论文,全身心投入投简历面试找工作的过程中。北加州湾区硅谷附近华人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占比较高,对病毒也普遍有畏惧心理,普遍比较听从居家隔离的指示,相信不久后加州的疫情会有所好转。

上一篇:【视频】东莞提速优化出口退税服务 为外贸企业
下一篇:持股还是持币?八大券商最新策略:两大信号很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视频吧-百度贴吧--逗番茄—分享视频了解世界!
服务热线

http://www.thetraveldarling.com

九州彩票_Welcome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